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留日交大人”探访东京艺术大学李叔同留日踪迹
作者:郑海洋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3/28 17:01:01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一首《离别》100多年前开始传唱至今,遍及大江南北海内外几乎所有有华人的地方。其实,这首歌和它的作词者李叔同一样都是很有故事的。因为它的创作灵感就来源于李叔同留日期间听到的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的《旅愁》。而《旅愁》旋律出自19世纪美国音乐家J·P·奥德威《梦见家乡和母亲》。

关于李叔同,周恩来总理曾说过:“你们将来如要编写《中国话剧史》,不要忘记天津的李叔同,即出家后的弘一法师。他是传播西洋绘画、音乐、戏剧到中国来的先驱。”而曾任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则以“一轮明月”来形容这位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那么,李叔同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是怎样一步步成长起来成为一个大家高僧的?

3月24日下午,西安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主办、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联盟 《人民日报》海外版月刊 《日本新华侨报》协办的“留日交大人”探访活动来到李叔同的母校东京艺术大学。

“留日交大人”活动是2016年交通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西安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发起,在(上海、西安、北京、西南、新竹)五个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联盟,以及《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蒋丰老师支持下起步的。该活动包括查询交大前辈留日资料、探访交大前辈留日学校等、交大前辈讲述留日经历讲座三部分组成。经过2年多努力和母校及各方帮助,该活动已成为西安交通大学日本校友会的品牌活动。资料查询不仅收集到许多清末民初“留日交大人”的资料,还找到记录1899年首批6名“留日交大人”的在日生活学习细节的《日华学堂日志》并在2018年协调资料所有人把它捐献给母校。迄今为止,举办过10余场探访活动,追忆前辈留日经历,丰富在日校友活动,也为准备考学的校友提供了很好的参考。自2018年开始又启动了讲座。

今年是纪念南洋公学派出第一批留学生120周年,所以这次探访更显得意义非凡,共有14位交大校友及朋友参加。

今天的东京艺术大学,是1887年分别成立的东京美术学校和东京音乐学校在1949年合并后成立的。李叔同1905年秋留日,1906年进入当时的东京美术学校(现在的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学习西洋美术,直到1911年毕业回国。

1905年,这位少年时代就迷恋诗词、篆刻、戏曲,刚经历了丧母之痛的天津富商子弟,刚到日本就参加了汉诗社“随鸥吟社”,和当时日本第一流的汉诗家森槐南、大久保湘南、永阪石埭、日下部鸣鹤、本田种竹等以诗唱和,并时常参加该诗社的诗会。除专攻西洋美术外,还兼攻音乐。1906年,李叔同独资创办了我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在日本东京印刷后寄到上海发行。

1906年,李叔同与曾孝谷在留日学生中发起、组织了我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1907年春节期间,为了赈济淮北水灾,他与“春柳社”同仁举办赈灾游艺会,在东京乐座演出世界名著《茶花女》遗事第三幕。演出得到了日本戏剧家藤泽浅二郎的大力帮助,日本的戏剧评论家松居松翁发文称赞:“中国的俳优,使我佩服的,便是李叔同君。他在日本时,虽然只是一位留学生,但他所组织的春柳社剧团在乐座上演《椿姬》(即茶花女)一剧,实在非常好。不,与其说是这个剧团好,宁可说是这位饰椿姬的李君演得非常好……”

另外,“春柳社”在东京演出的《黑奴吁天录》也获得巨大成功和反响。《黑奴吁天录》节目单上写道:“本社创办伊始,特设专部,研究新旧戏曲(按:指日本的新、旧派戏),冀为吾国艺界改良之先导。”,这其实也就是李叔同的想法和主张。现存唯一的一张节目单,至今仍珍藏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演剧博物馆。

在日本看过《茶花女遗事》的徐半梅等,1907年春在上海组织“春阳社”,演出《黑奴吁天录》等。1911年回国后的李叔同也把“春柳社”搬到上海,办起了春柳剧场。此后,各种相关团体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话剧也作为一个剧种正式登上中国的舞台。

100多年前在这里学习的李叔同会留下些什么呢?带着疑问,我们来到探访第一站来到东京艺术大学旧奏乐堂,先在这里听了一场管风琴演奏。旧奏乐堂是1890年建的日本最老的西洋式音乐大厅,由文部技官山口半六和久留正道设计。该建筑原在东京艺术大学校园内,1984年因老化移建到现在这里,中间经过长时间修复才有今天重生后的旧奏乐堂。管风琴是英国Abbott and Smith公司( 1869-1964)制造的,1920年(大正9)音乐研究家德川赖贞从英国购回给南葵乐堂用的,1924年他把它捐赠给了东京音乐学校。它是日本最古老的演奏会用管风琴之一,总共有1379根声管,是日本现存的唯一的空气式动力构造的管风琴了。古老悠扬的琴声好像把我们带回到了100多年前,李叔同也许也曾在这里排练演出过《茶花女》、《黑奴吁天录》吧!

听完演奏,来到一楼各个展室展示着旧奏乐堂移建修复以及东京音乐学校相关的资料。看到一张1908年的毕业证书。李叔同当年拿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从旧奏乐堂出来,隔壁东京艺术大学上野校区美术学部就是李叔同曾经学习的东京美术学校所在。里面的正木纪念馆是为纪念当了32年(1901-1932)校长的东京美术学校第5代校长、帝国美术院院长的正木直彦而建的。看来李叔同的毕业证书上写的应该就是这位正木校长的名字。打开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收藏的1911年03月30日《官报》的“学事”部分第一条就是“卒业证书授予东京美术学校…”关于3月29日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典礼详情的报道。毕业生名单的“西洋画撰科”部分有“清国李岸”“清国 曾延年”,“李岸”就是李叔同了。看来,李叔同当天是从正木校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的。

再往里走是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这里有收藏部门、展示部门、研究管理部、还有学生食堂(咖啡店)、museum shop、画材店等,从明治20年(1887年)设立东京美术学校至今収藏了2万9千件藏品。这里最有特色的,就是藏品里有许多是日后成为艺术大师的毕业生当年创作的作品。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李叔同1911年(明治44年)3月毕业时的自画像。

其实,毕业后李叔同还一直和东京美术学校保持联系。1915年,他给母校去信,附赠篆刻俱乐部的作品集《乐石》、《乐石社友小传》、《乐石集》。同年,还寄赠了《叶氏存古樷刻》、《印人传》、《续印人传》、《再续印人传》。前面的图书至今还保存在东京艺术大学附属图书馆;后面的4种图书现在不知所终。可见,李叔同当年还和学校的老师们有篆刻方面的交流。

1918年6月25日,李叔同出家前几天给母校寄出了最后一封信后,就此在他的人生高峰期绝尘而去。

李叔同的学生丰子恺曾经说过人生“三层楼”观点:人生的第一层楼是物质生活,即衣食住行的满足;第二层是精神生活,即对学术和文艺的追求,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第三层是灵魂生活,即宗教信仰。李叔同出家有其家庭信佛以及后来挚爱的母亲去世的打击等因素,也许更主要的是,这是他的生命的自然升华吧!

1901年进入南洋公学(今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前身)特科班学习到留日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的那段时间,无疑是李叔同一生中一个很重要的阶段。在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一次大学潮南洋公学“墨水瓶事件”,经历了和母亲家人一起在上海生活的幸福时光和又突如而来的丧母打击,他曾在苦闷彷惶中痛苦挣扎,渐渐地他又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最终实现了他在文学音乐美术等各方面的蜕变和升华。

走在东京艺术大学的古朴典雅寂静的校园里,听着身边校友们的窃窃私语,仿佛迎面走来的那位就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此间少年李叔同…

暮色降临,大家都意犹未尽。因为美术馆和图书馆没有开放,没能亲眼目睹李叔同的自画像和捐赠的图书等实物,留待以后再来吧。从东京艺术大学出来,上野公园里樱花有些开了。不知不觉我们又完成了一次历史的穿越。

 
   
   
 
   
?w?Z IT ?s???Y?? ???H?? ???s?? ?@???E?s?? ??Z
?^?A?? ??M?? ?l??h????? ??AE???N ????? ??y?? ???????? ??? ????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171-0014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池袋2丁目47番5号池袋オンダビル4F
??:代表 03-3980-6635 ??部 03-3980-6639 ??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c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شات جو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