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人民日报海外版》授权刊登
 
 
 
  打印 关闭窗口
登上大洋洲之巅
作者:王 文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9/05/15 13:57:54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5月15日   第 12 版)

 

图为查亚峰。

来自百度百科

 

如果早知道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的攀登技术难度不亚于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我肯定会更充足地准备与观摩。

查亚峰,位于印度尼西亚最东侧、新几内亚岛的巴布亚省,海拔4884米,是七大洲最高峰中最矮的,与中国西藏诸多山峰比,也不算出众。我自认曾徒步登上5895米非洲之巅乞力马扎罗、跨越5651米冈仁波齐卓娅拉山口,再登4884米的查亚峰应不在话下。事实并非如此。

或许是看到了我攀爬第一块岩壁的笨拙与艰难,向导兴政不断地安抚我,爬上这一块,后面就简单了。但似乎没有一块岩壁是简单的。2019年5月2日上午9时40分,连续攀登5小时40分钟后,我与同行者共5人终于到达峰顶;再花了4小时,约下午1时40分左右回到营地。全程冒雨前行,我咬牙走过了一处又一处的山坳、沟壑、峰屻,绳索一直在腰间与山绳之间切换。

这座技术攀登难度超过珠峰的山峰,考验的不只是绳索解结技能、四肢协调度、体能充沛度,还有对高度的镇定度。对我这种天生的严重恐高症患者来说,这四点都是致命的天敌。好在近两年,我不停地练习,先是尝试蹦极,又走了百米高的玻璃栈道,还反复地提醒自己,要关注脚下,而不是身后,才让全程的惧怕感有所减弱。这四点在4600米海拔的单索线上得到了综合体现。在这段路程里,我的脚下只有一根晃动的钢索,左右两边各是两根晃动的绳索,山风吹动着几根索线自由地摆动。兴政不加思索,快速把左、右两侧的主锁扣环系上,脚踩住绳索,转身对我说:“快!我帮你系。”系完我的两侧主锁,他一转身就走了。山风变大,他背着行包,在前方摇曳着,我还没反应过来,几十秒钟后,他已走到对面。

“上!拼了吧。”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握索,前行,目视前方,两臂夹紧,心无杂念,聚焦每一步,让脚掌中间的重心踩住钢索,不管身下数千米的深渊,亦步亦趋。后来,从兴政给我录的视频看,我用了1分55秒,上岸后第一句话是“我战胜了我自己!”

下山时,我又走了一遍,就没那么可怖了。从这个角度看,大山的确给了人磨炼,无论是心智,还是体能。现在,我可以说,自己不再恐高了。

如今回想起来,登顶后的喜悦,不如攀登与下撤的刺激。与攀登乞力马扎罗相比,我仿佛受到了一次无以附加的锤炼。“那就是远程徒步!毫无难度!”几位同行者都这么认为,查亚峰才算是真正的技术攀登。

在查亚峰冲顶营地的两天,一直在下雨。每次在帐篷内感受打落在篷外的雨滴声,似乎在聆听大山的呼唤,不是狂啸,也不是私语,就是那种喃喃之声,提醒我们大山是有生命的,只是它的生命周期比人类更长。

登山能让人在面对困难时成长。纵情山野,我们会在对大自然的探险中收获更多的体验与感悟,也会在感受山林奥秘的同时,培养与登山伙伴休戚与共、互相扶持的精神,还能滋养个人内心安静与沉稳的气质。对于当下中国人而言,类似的内心安抚与规范,实在是太重要了。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