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人民日报海外版》授权刊登
 
 
 
  打印 关闭窗口
龙光之约
作者:李洪华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9/07/08 11:17:11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08日   第 12 版)

 

龙光书院在丰城西南荣塘镇,距江西省会南昌约一小时车程。出了高速,友人陈君早就迎候多时了,我们一路寒暄直奔荣塘。

古时丰城本归南昌,三国时吴主孙权划南昌南境为富城(即今丰城)。

谈笑间,便到了荣塘。龙光书院在荣塘中学内,现归学校托管使用。熊剑光校长热情地领着我们,穿过放假后空寂的操场、教学楼,步行10多分钟,一座四合院式的建筑群落便赫然出现在眼前。

阳光高照,清风徐来,红墙环抱,松柏积翠,默然伫立在900多年前由宋高宗赐书的“龙光书院”匾额下,我不敢贸然前行了,一种暌违之感油然而来。

阳光透过松枝把细碎的日光洒在书院的青砖地面上,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的圣殿静默地伫立在风云流散的岁月中,不动声色地为我们讲述“龙光”9个世纪以来的尘封往事。1107年,也即北宋大观元年,荣塘富商陈瑞于剑池之侧,借龙光之气,创立书院,以诲乡邑,并冒兵戈之险,亲往山东恭迎孔子圣像,此番义举感动高宗皇帝,遂“敕额龙光书院”。

穿过9个世纪的岁月风烟,历史褶皱中的龙光书院屡遭损毁,所幸陈氏族裔俱承创制,薪火相传,七建七修,不断增构,规模最大时,各类堂室多达400余间,远近数百余人来此瞻学。如今书院仍有正殿、六经楼、仰止堂、会膳堂、讲堂和各类房庑,乃2007年仿清代光绪时期风貌修复。

在龙光书院的文脉谱系上,1107年春应该是一个值得夸耀的段落,理学大师朱熹应邀来此设坛执经。时值“荣光带碧”“吹雨度云”之季,朱夫子抛却了宦海隐忧和远道疲乏,很快投入到他挚爱一生的书院事业。3个多月的龙光执经,朱夫子应该是充实而欢愉的。他不但设坛施教,而且著书立说。这些既有存留至今的“朱子洗墨池”和“圣道中天”题匾为证,更有《心广堂记》和《丰城龙光书院》诗为据。与岳麓会讲、白鹿规制和鹅湖会盟相比,短暂的龙光执经于朱夫子而言,也许不足一提,但对龙光书院来说,却是可资传世、足可自矜的浓墨重彩。

古往今来,造访龙光书院的文人墨客不可胜数。然而长期以来,龙光别说难望岳麓、应天、白鹿、嵩阳项背,即便比之近旁的鹅湖、象山、白鹭洲书院,恐怕也难与之颉颃,以至今人知之不多。

正当我在为龙光书院如今寂寂无名而不平时,熊剑光校长建议我们移步剑池,去领略丰城的“剑文化”。出书院右行不到500米,便至“龙光射牛斗之墟”的源发地剑池。熊校长在剑池前霎时兴致勃勃,他向我们生动讲述了丰城得名剑邑的由来,从干将莫邪铸剑,秦始皇藏剑,到雷焕掘剑,精彩纷呈。

相传,当年雷焕夜观天象,探知“豫章丰城,於独紫气”,于是以县令之名,挖狱基掘得“龙泉、太阿”二剑。是夜,监舍上空紫气尽失,掘剑之处路陷为池,宽数丈,深数米,称为“剑池”。自此,剑邑丰城,名动天下。及至唐代,诗人王勃更以“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赞誉豫章故郡。熊剑光校长还意味深长地告诉我们,在荣塘,用龙、剑或光为名的人比比皆是,而他取名“剑光”,也缘于此。

走完剑池,再经书院,不知当空丽日何时隐去,天色阴沉下来,风忽然刮起,似乎又要下雨了。时近中午,我们辞别龙光书院,心中不禁一阵莫名惆怅。当初,陈瑞父子不吝散尽家私,不辞筋骨劳顿,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择剑池之侧,借龙光之名,走东鲁之途,开创书院事业,其附骥千里的用心可谓良苦。然而,一如剑之双刃,往往总是利害并举,祸福相依。如今,世人皆知“龙光射牛斗之墟”出自丰城,而不知龙光书院始于剑邑,其间此消彼长,恐为创建者始料不及。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代表 03-3980-6635 ??部 03-3980-6639 ??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c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مساحا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