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赴日旅游
 
 
 
  打印 关闭窗口
钢结构里的禅思:日本当代寺庙的建筑与设计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8/05 16:47:20
 
 
在东方,寺庙往往与古蕴相连。
 
但如今在日本,建筑师们在设计寺庙时往往开始着眼于未来。在为乡村或是城市环境建造寺庙时,他们认同一定的创新和实验性,与此同时也信奉内省和简洁的东方古老价值观。于是,现代材料与自然材料、光与暗,开放与封闭的空间,在这些对立的元素之间,建筑师们求得微妙的平衡。
 

回向院

回向院

 
河原泰建筑事务所在东京市中心建造了这座现代寺院。寺院始建于360多年前。如今,日本都市里没有很大的场地,如果建筑平面放置的话,空地就会越来越少,为了尽可能扩大寺里的利用面积,建筑师河原泰把之前的3个建筑推倒、重新叠放起来,用立体的走廊来连接每层,成为了一个“立体佛堂”。
 
提出建议后,副主持立刻说,“奈良时代也好、之前的寺院也好,都是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建造的,所以现在才能作为文化财产留了下来。用现代化的寺庙实现现代的需求,那就用最先进的技术来建造。”
 
河原泰用钢结构取代围墙,一层用的是钢筋混凝土,二层和三层则全部用钢结构搭建。新的佛堂建筑整合了之前3栋建筑的功能要求:一层是念佛堂,二层主要是客殿,三层是供僧人学习的藏书院、寺院办公室和僧人宿舍。
 
 
 
二楼的“空中竹林”
 
回向院的参拜道原本就种着竹子,建筑师想在城市高楼的山谷里增加一点绿色,把回廊做成一种参拜道的延续。于是在二楼的空中回廊种上竹子,打造了一个“空中竹林”。回向院在东京市中心,面对着一条非常大的主干道,非常喧闹,但是竹子仿佛把这里从城市中的噪音隔离出来,形成了一个非常肃静的空间。
 
特别是坐在二层的客殿里,身处竹林之中,就像是来到城市中心的绿洲。
 

瑞圣寺

瑞圣寺

 
瑞圣寺离东京白金台车站不远,建于1670年,是江户时代由隐元和尚从中国带至日本的禅宗宗派黄檗宗的重要寺庙,其中的大雄宝殿亦是日本国宝级建筑。
 
今年,他们请来隈研吾建筑事务所改造了这里的建筑,作为僧侣们新的日常起居空间。建筑师保留了原本从寺庙储存库延伸出来的轴线,在轴线的南侧设计了一个U形的回廊。庭院的中央是一个水池,在水池中有一个舞台,方便了人们在这里举办寺庙活动。
 
 
 

瑞圣寺

 
建筑是由隈研吾标志性的木制结构搭配现代钢材的组合作为支撑,不仅符合了中国寺庙强调深度和对称的布局特点,还符合着黄檗宗的几何学美学。
 
白莲华堂
 
在日本最喧闹的商业中心新宿,坐落着一座“科幻飞行器”,这座看起来像是未来主义风格的建筑其实是由建筑师竹山圣建造的白莲华堂。
 
 
 
市中心的“科幻飞行器”
 
竹山圣使用白色混凝土建造整个建筑的外观,窗户则是随机穿插在建筑物表面,线条流畅。在这里,死亡成为了一个精细的“行业”:这栋建筑中有祷告室、音乐室、美术馆、茶室、寺庙等等空间。
 
建筑师采用了弥陀净土中的莲花蕾作为外观,并且在整个建筑的最上方有一个名为“空之屋”的冥想空间。从天空泻下的阳光,也有着慰藉人心的力量。
 
 
 

白莲华堂

 

 
水御堂
 
水御堂坐落于日本细部的淡路岛,是安藤忠雄在90年代设计的寺庙,为了最低限度地改变原来的自然形态,安藤忠雄提出了大胆的方案——将水御堂建在莲花池下,让它成为一座水下寺庙。从海边走到丘陵的最高处,横亘在人们眼前的是三米高的清水混凝土墙。它和相邻的等高弧墙形成了有方向的路径,走到路径的尽头,则是一个椭圆形的莲花池,象征着佛教的“步步生莲”。
 
 
 
水御堂
 
在莲花池水的中央,则是一条通往寺庙入口的狭长楼梯。随着楼梯下行,光线也逐渐变暗,不过当你走到尽头时,水御堂的红色便会让你感觉眼前一亮。这座寺庙大厅也被设计成椭圆形,总共高四米,配上路径秩序井然的廊道空间便显得逻辑分明。大厅内部的墙体和立柱均使用了红色的油漆,每当夕阳余晖通过窗棂进入大厅时,整个空间便会被红色笼罩,仿佛是佛光四射,富有禅意。
 
 
 
水御堂的狭长楼梯
 

光林寺位牌堂

光林寺位牌堂

 
光林寺坐落于四国岛的四北部,建筑师奥野崇需要为这座寺庙加建一个佛教牌位堂。建筑师在钢结构的建筑腰部增加了550根桧木,同时加入了88块玻璃随机摆放在交错的木椽间。88这个数字,代表着教徒在四国岛中所参观的神圣地点的数量。加建的部分对原本的钢架结构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并且钢材采用的是较为普及的建材,确保了新建屋顶的可替换性。而桧木则很好地适应了山中多风雨的气候,便于当地工匠的日常维护。
 
由玻璃围成的光之回廊内,光线的颜色随着寺庙周围的自然环境而变化,是建筑师对于佛教万物皆无常的思想的映照。
 

总宁寺无忧树

林无忧树林

 
无忧树林坐落于日本千叶的总宁寺后方的墓地旁,是给前来扫墓的人们所设计的准备空间。建筑师妹岛和世使用她所擅长的材料与建筑语汇打造了这座与周边传统建筑样式完全不同,却又毫无违和感的空间。
 
无忧树林的整个建筑屋顶,是由三篇花朵状的金属薄片构成。在屋顶下的银色曲面墙上,挂着木桶与木杓,在三叶花瓣造型的椅子旁增加了取水器,方便前来扫墓的人们接上干净的水来擦拭祖先墓碑上的尘埃。
 
 
 
无忧树林的屋顶
 
为了让雨水能够顺利下落,建筑师在屋顶巧妙地向内做了些倾斜,让建筑的泄水更加通畅。在这里,建筑师妹岛和世打破了过去墓园准备空间的刻板,加入了柔软与温和的曲线,简单且令人感到平静。
 
神胜寺洸庭
 
神胜寺坐落于日本广岛县,而这里的洸庭拥有着“石庭上的渡船”之称。
 
 
 
神胜寺
 
洸庭是由建筑师名和晃平建造的,寓意为波光闪闪的庭院。这是一个全木造结构的船型建筑,全长46米,表皮由65万张花柏木片组成。整个建筑呈现巨大的船型,仿佛浮动在石庭所象征的水面之上,而在洸庭的内部,也有着如海域般波动的艺术空间。从一旁岩石铺就的缓坡进入,随着黑暗的渐渐深入,便能够感受到闪动着的海洋的波光,仿佛置身于禅定的深海中。
 
“头大佛”
 
在札幌,普利兹克奖得主、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了一个巨大的、由薰衣草覆盖着的寺庙,而这座巨大的佛像就在薰衣草花海当中。
 
 
 
“头大佛”
 
安藤的设计是为了突出15年前建成的这座雕像的尺度。只有雕像顶部的头部从山外可见。为了看到其余的佛像,游客必须穿过40米长的隧道,通向围绕雕像的圆形大厅。
 
安藤创造一个生动的空间序列,从开始通过长长的廊道开始,以提高人们对从外部看不见的佛像的预期。
 
人们在殿内仰视的时候,大佛的头像正好与蓝天白云相映,明暗对比下大佛极具庄严。翁顶内壁的条形褶皱设计则像具象的光束,巧妙而震撼。空间的回游、绝妙的光影和仰望的距离营造了独特的仪式感。
 
透静庵
 
由山口隆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透静庵位于京都船山山脚,建成于2000年。船山以其夏季的篝火而闻名,在当地民俗中,当熊熊火焰燃烧起来的时候,也就是灵魂进入天堂的神圣时刻。Reigenko-ji是日本後水尾天皇于1638年修建的皇家寺庙,如今,Reigenko-ji寺庙仍然是日本皇室举行祈祷仪式的庙宇。
 
 
 
透静庵
 
当建筑师第一次踏进这座寺庙时,便清晰地意识到,这座古老建筑是如何在时间从往至今的流动中呼吸的,山口隆建筑事务所对于场地的回应基于时间的流动。建筑师试图将我们的时间重叠于过去之上,通过材料和形式的静态感,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场地的神圣性,以及此处的万籁俱寂。因此,建筑师的设计就着重于如何对既有的庙宇以及它的神圣性表现出尊重。他们设计了一座同样能够“呼吸”的建筑,拥有纯粹性和逃脱现实的内核。通过运用纯粹形式、透明或磨砂的材料,以及微妙的光元素,建筑师创造了一个能够反射世界、反观自身的地方。
 
(本文整合自公众号“青年建筑”、谷德设计网、architizer网站相关报道)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