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我们是全日本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唇腭裂专家治疗组
——访日本美容外科学会(JSAPS)会長、昭和大学附属医院整容外科主任教授吉本信也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5/12/10 12:24:56
 

 

2006年,王菲、李亚鹏的女儿李嫣然的诞生,令唇腭裂这一最为常见的先天性面部畸形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唇腭裂,俗称兔唇、豁嘴,全国现有患者200多万人,一般来说,产生唇腭裂的主要原因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两方面的,但目前还没有万无一失的预防对策,关键要靠后天的修复手术。唇腭裂不仅关乎到脸面问题,还影响到进食、语言的掌握等功能,并不是单纯的整容外科手术。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个准爸爸、准妈妈都关心的问题,我来到了日本整容外科手术的先驱、日本最早成立唇腭裂诊疗组的昭和大学附属医院,对该院整容外科主任教授吉本信也进行了专访。

日本成立时间最长的唇腭裂诊疗组

蒋丰:我了解到,昭和大学附属医院是日本整型外科的先驱,尤其是开始于1980年的唇腭裂诊疗组,更是汇集了小儿科、耳鼻咽喉科、麻醉科、语言听觉士、小儿牙科、牙齿矫正科、口腔卫生科的多位医生、专家进行合作诊疗。由您领导的唇腭裂诊疗组一年间要对应多少患者?作唇腭裂手术的最佳时期是什么时候?

吉本信也:唇腭裂是较为多见的先天性异常之一,在日本平均每四、五百人里会有一个,因为比例不大,所以进行专门治疗的设施就比较少。我院的整容外科有医务人员200多名,是日本全国规模最大的,首位整合各科专家建立唇腭裂治疗小组的人,是我院的名医鬼冢卓弥先生,第二代负责人是保阪善昭教授,到我这里已经是第三代了。目前我院平均每年要为400到500多名唇腭裂患者进行手术和治疗,其中有200名左右是从没做过手术的新患者。

一般来说,先天性唇腭裂在出生的几天后就可以做唇部手术,从效果来看,全球公认的唇部手术最佳时期是在出生三个月后,体重达到6公斤左右。腭部手术做的太早会影响下巴的发育,但做的太晚,就影响语言的掌握和正确发音,所以最好是在1岁后,体重超过9公斤时做手术,最晚也要在二岁前做手术。牙槽裂缝植骨的手术在5岁左右或9岁左右的时候做最好,如果有矫正牙科医生配合引导,长出来的牙齿会变得比较好看,最后做的是鼻子部分的手术,因为人的鼻子是不断成长的,而且要根据脸部的比例来判断、衡量,我一般建议患者或家长忍耐一下,待脸部完全停止成长后再做手术,这样效果最好,手术次数也最少。也有一些比较介意孩子形象的家长,会选择在孩子成长发育的过程中就做鼻子部分的手术,再根据成长变化每隔几年就做一次调整。

根据脸部成长变化制定手术方案

蒋丰:看来唇腭裂手术不是一次性的单纯的整容手术,而是要长期跟踪观察患者各阶段的成长发育,根据患者脸部的变化制定最适合的手术方案,对吗? 

吉本信也:是的,我当年做过手术的小患者如今最大的有三十多岁了。唇腭裂不仅是脸面问题,也涉及到器官功能,所以我们诊疗组里还包括小儿科医生、语言训练医生、耳鼻科医生等,有些手术还要检查患者的心脏功能等,如果以上医生、专家都判断没有问题的话,才会决定手术日期。术后大约一周可以拆线,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在十天左右,但术后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的时候要来医院复诊,观察术后效果。

至于手术痕迹,多少还是会有的,但具体情况因人而异,即便是同一位医生主刀,因为患者先天情况不同,手术的结果也千差万别。从体质上来看,白种人的伤口比较容易愈合,不留痕迹,黑种人则比较容易留瘢痕,我们黄种人介于两者之间,但个体与个体之间还是有体质差的。在我的患者里,既有手术痕迹不明显,长大后变得很漂亮的,也有长大后也能看出做过修复手术的,可能是医生的眼睛要比一般人 “尖”一些。

在患者及其家长第一次到我院检查时,我院诊疗组就会为他们提供一个联系手册,里面有耳鼻科医生、牙科医生、语言训练医生等的联系方式,还有医疗福利咨询室的联系电话,家长可以根据孩子的需要和成长变化联系医生。唇腭裂修复手术,的确不是单纯的整容手术,是个需要长期跟踪观察,长期照顾患者甚至患者家长需求的综合性医疗服务,所以我院的唇腭裂诊疗组汇集了所有相关领域的医生和专家,以团体形式对应,也减少了患者及其家长东奔西走多方求助的麻烦与烦恼。

平均每年有20名外国患者来院

蒋丰:有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有唇腭裂患者17万人以上,2006年,中国民间还创立了资助家庭贫困的唇腭裂患者接受修复手术的“嫣然天使基金”。昭和大学附属医院的诊疗组有接待过中国患者吗?现在医疗检测技术十分发达,唇腭裂在怀孕阶段能否发现?修复手术是否受年龄限制?

蒋丰:平均每年约有20名外国患者到我院做唇腭裂修复手术,包括新生儿,也包括在自己国家手术效果不理想的。中国患者人数大约在4、5名左右。他们都是在通晓日语的朋友的陪同下来院的。

唇腭裂手术没有年龄限制,但患者年纪越小手术的效果越好,而且不耽误器官的功能发育。胎儿的脸部是在母亲子宫内逐渐形成的,有些组织突起没连接上就会出现面部畸形。大约在妊娠20周左右,有经验的医生能通过超声波发现唇腭裂。其实以现在的手术技术,可以在妊娠期间就将胎儿取出母体做修复手术,手术后再重新放回子宫,这样有助于胎儿的伤口愈合,手术成功的话,生下来就看不出痕迹了。但这种手术的可行性较低。

唇腭裂目前还没有什么切实的预防方法,发生的原因也多种多样,有环境因素也有精神打击或病毒侵入、吸烟喝酒等,和白种人、黑种人相比,黄种人的患者比例比较多,遗传基因大约要占10%左右,比如说一对双胞胎,如果其中一个是先天性唇腭裂,另一个也是的概率非常大。所以说,即便孩子一出生面部就有畸形,不能归咎于父亲或是母亲单方面的责任,在接待新患者及其家长时,我首先就会对他们强调这一点。

我院的唇腭裂治疗组都有这种意识,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为患者做医疗指导,做修复手术,同时也要兼顾患者家长的情绪变化。

做手术时要考虑患者10年后的面貌

蒋丰:您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做整容外科医生?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唇腭裂修复手术定为一生的课题?我知道您在领导诊疗组的同时,也在昭和大学医学部授课,培养年轻医生,在传授手术技巧时您最偏重哪方面?

吉本信也:其实理由是很单纯的。我在医学部上学时,曾在医院实习阶段有幸参加了著名的鬼冢医生的手术。鬼冢医生让我负责缝合,在我好容易缝合完毕时,他笑着对我说,“你缝得真不错!”就是听了他的这句鼓励,我决心做他的弟子,成为唇腭裂领域的专家。其实我本身也是个追求细节完美的人。

鬼冢老师有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一是“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自己的想法”,二是“少年易老学难成”。他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进步的人,而且性格也十分豪爽。一濑正治医生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他做手术特别仔细认真,即便是一场长时间的手术,他也能从头到尾保持细致耐心。当然,手术做得又快又好是再好不过的了,但一追求快,就难免会有放低要求的地方,他教会我每做一场手术,都首先要过得了自己那一关。

在培养年轻医生时,我会特别强调,人的脸部是立体了,每个患者的五官特征都不同,既要达到手术目的,又要平衡脸部比例,不能机械性的做手术,也不能求快,每场手术都要认真对待,一边做一边考虑整体平衡,要把每场手术都当作一次新的挑战,这样才能有进步。

唇腭裂手术又被看作是“四维手术”,主刀医生要长期跟踪观察患者的成长变化才行,要能做患者15年乃至20年的“守护天使”才可以,而且要擅长于团体合作。因此在唇腭裂领域,有必要培养专业的40岁左右的医生,他们长期观察过患者的成长变化,清楚人脸部的成长规律,在做手术时也能想象到患者10年后的面貌变化。没有一定的跟踪观察经验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无论去多少次中国都有新发现

蒋丰:您去过中国吗?在整容领域和中国有过医疗交流吗?

吉本信也:日本的整容外科学会和中国一直有很好的合作与互动,轮流举办学术交流活动等,今年昭和大学是活动主办方,我作为交流会会长邀请了很多中方的医生、专家来日本,但由于各方面原因,中方通知我们今年恐怕是来不了了,我感到非常遗憾!

我个人非常喜欢中国,去过哈尔滨、长春、大连、沈阳、北京、苏州、杭州、上海、西安、兰州、敦煌等城市,而且去过多次,有时候是医院组织的旅行活动,有时候是为了出席学会活动。中国面积辽阔,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色,所以无论去多少次,我都能有新的发现。

除此之外,我还经常参加“完美微笑”活动,去尼泊尔、缅甸、柬埔寨、印度、菲律宾,以及非洲的马达加斯加、乌兹别克坦的塔什干等国家和地区,为那里的唇腭裂患者义务做修复手术,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唇腭裂患者比较多。今后我也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去中国。

采访后记:在这次采访中,让我感触最大的,就是唇腭裂领域的医生要一身兼多职,不仅要有娴熟的手术技术,还要有一定的经验,做好患部和脸部整体的平衡,预想到患者二十年后的脸部变化,同时还要兼顾患者及患者家长的情绪,甚至要对自己的患者跟踪观察十多年。吉本信也先生也已经不能单纯的被称为唇腭裂专家或整容外科教授了,他还胜任着患者的守护人、患者家长的心理医生等职务。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