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中日经济交流将出现新的增长点
——访在日中国企业协会会长彭卜钢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7/02/01 11:36:03
 

暖冬岁末的12月16日,我作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走进位于东京江东区深川二丁目的“五矿会馆”。这里,是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投资的日本五金矿产株式会社所在地,这家会社的社长彭卜钢还担任着在日中国企业协会会长和全日本中国企业协会联合会会长。

我们落座,彭卜钢会长简单地介绍了日本五金矿产株式会社从1981年创办以来的历史,他笑呵呵地说:“这个‘五矿会馆’可是国有资产啊!”采访的话题,也就由此展开。

推动中国企业在日本的“本土化”

《日本新华侨报》:您作为日本五金矿产株式会社第八任社长,现在还兼任着在日中国企业协会会长和全日本中国企业协会联合会会长。首先,我想请您介绍中资企业协会的情况。

彭卜钢:日本目前设有中资企业协会的地区分别是东京、大阪、名古屋、福冈(九州地区)、新潟和冲绳。其中,东京首都圈的“在日中国企业协会”规模最大,成员单位将近140家,成立于2000年,至今已经走过16个年头。2015年6月,上述日本各地区的中国企业协会统合起来,在东京成立了“全日本中国企业协会联合会”,联合会目前的会员数量据不完全统计超过200家。协会秉承促进会员企业实现共赢发展的宗旨;增进在日企业间的相互交流;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推动在日中国企业经营环境的改善,共同促进中日两国经贸的合作与发展。

协会会员是由中国主流经济实体的企业分支机构、日本当地法人机构、中国各级地方政府派出机构组成的非盈利性任意团体。涵盖了经济贸易、加工制造、金融保险、物流运输、旅游观光、文化传媒、人材交流与医疗药品等主要业务领域。协会愿景是构建全覆盖的全方位服务平台,促进交流与合作,实现发展共赢,为中国企业在日本更好地发展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这个协会具体做了这样几方面的工作。首先,协会会员通过日常的友好交流与生产经营活动,不断加深与日本国民及各行各业的深度了解,夯实合作基础。同时,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将两国人民友好情感根植于心,付之以行。

第二,协会通过举办丰富多彩的会员活动、与经济界团体的交流活动以及建立与政府部门的对话机制,为会员企业提供全方位服务,增进会员企业的合作机会,维护会员企业的合法权益,不断推动企业经营环境的改善。同时,通过各类交流活动,增进相互尊重与理解,使中国企业能够融入当地社会。

第三、协会不定期向会员企业发布政策信息,提供项目咨询服务,加大促进双边合作、维护企业权益、代言工商的力度。

我们希望这个协会能够做到“散出去是满天星,汇集起来是一盆火”,让中国企业能够根植于日本蓬勃发展。

正确看待“两降两增”现象

《日本新华侨报》:“散出去是满天星,汇集起来是一盆火”,彭会长的表述很有激情。回望今年的中日经济交流特征,有人概括为“两降两增”。所谓的“两降”,一个是指日本在中国的投资额有些下降,另一个是指日本到中国创办企业数量有些下降。所谓得“两增”,一个是指中国在日本的投资有所增加,另一个是指中国的游客大量增加。您对于中日经济交流新常态里面出现的“两降两增”怎么看呢?

彭卜钢:你所说的“两降两增”现象,其实并不是从今年刚刚开始的,近年来这种趋势一直在不断进行中。我个人的看法这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必然。

先说一下“两降”。据统计,按美元计价,中日贸易额从2012年起连续四年减少,2016年1至10月双边的进出口额为2231亿美元,出口规模继续萎缩。日本对华投资持续下降,从2012年的最高点73.8亿美元,连续3年的负增长,已跌去一半以上,今年1至10月份实际到位金额24.5亿美元。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应该忽视的下降,就是日本人到中国的人数连年下降,而且这个下降的趋势仍在继续。

再说一下“两增”。第一,从中国到日本的投资实现稳步增长,投资模式屡现创新,截止2016年10月底,中国对日本直接累计投资约为30亿美元,成为日本第七大外资来源国。这个投资的创新特点表现在:一是并购投资表现抢眼,二是投资领域日益多元化,三是中国在日的金融合作顺利开展。我们可以看到中信集团在日本发行了1000亿元的武士债,工商银行在日本发行了5亿元人民币债券等。第二,中国人赴日本旅游的人数连年创新高,去年全年差一点点就到500万人,今年截止10月份的统计已经达到560万人,预计全年增幅将达到130%。

1978年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经过近40年的大发展,中国的社会发展、经济状况,中国企业的技术进步和实力,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和收入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2015年中国的GDP为67.67万亿元,1995年的GDP为6.11万亿元,二十年间翻了10倍。可以说,中国企业、中国资本、中国人走向世界已经成为当今的“新常态”,也就是说中日经济交流处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我特别想强调的是,中国向日本投资,以前我们是不会想象到的。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引进外资,引进技术,主要的来源国就是日本。现在,中国反过来向日本投资,本身也是一种回报。与当年日本在中国的能源投资有所不同,受日本国土、资源等各方面限制,中国是不可能在日本进行资源开发、能源开发等大规模投资的。中国现在投资的是日本一些制造业的高端、技术的高端,这个突破不容忽视。

中国应学习日本海外投资的经验和教训

《日本新华侨报》:看到中国在海外投资的不断增长,我就会想到日本战后也曾经有过一个相当长时期的对海外的大量投资。今天,在中国出现海外投资高潮、热潮的时候,您觉得中国应该汲取日本海外投资的一些什么经验和教训呢?

彭卜钢:据我所知,日本战后伴随着经济复兴,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大规模的海外投资,这种方式即是日本实体经济发展的必须措施,又是日本企业走向国际的必由之路。日本企业的海外投资至今也没有停止,这是因为日本受到人力和物资资源、国土以及环境、全球一体化等等因素的限制或者影响而不可能停止下来。日本企业走向国际的海外投资有成功的范例,当然也有失败的例子。我们中国企业开始迈向国际化的路子进入新世纪以来也就是十几年,中国资本进入日本社会也是仅仅有几年的时间,和英、美、西欧国家、日本等国家相比仍处于学习和初始阶段,重要的是,无论其成功和失败范例都是应该学习和借鉴。

在海外投资项目上,中国要向日本企业学习的地方很多,但我觉得应该在这几方面应该多下功夫,第一,要根据自己企业的发展战略和自身能力“量力而行”,“量体裁衣”。同时还要学习日本企业的专注、精细、执着的“工匠精神”,通过在当地投资搞项目,要把人家的企业管理中的精华学到手。第二,要深入做好项目的前期调研和法律风险的评估。在这方面的前期风险评估投入多花钱,就意味着未来的少损失。和整个项目的投资金额相比,这种投入是非常值得的。投资项目成了之后还要开展项目投资后评价,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对这个项目投资进行再评价,这时才能得知项目的成果如何。第三,切忌“急功近利”的思维。任何一项投资都要“利润回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跟投资的基本原则相符合的。产品战略发展需要,资源保障需要,市场布局需要,人力和人才资源开发需要等等。有句谚语,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急功近利” 思想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第四,企业在海外投资还要充分承担起企业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在诚信经营、合法合规经营前提下,中国的企业在日本还要深入融合到当地的社会生活中,这样才能扎根于当地,得到当地民众和社会的接纳和认可。

日本应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日本新华侨报》:目前,中国在主导的“一带一路”以及亚投行,在日本的政界、经企界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但是,日本对此好象有一种矛盾的心结或者是心态。您觉得日本应该怎样参与进来呢?您有什么建议吗?

彭卜钢:我完全同意你提到的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以及亚投行在日本已经产生了广泛影响。对于日本企业怎样参与进来,应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多日本的企业都在做自己的深入调研并对未来的走向做自己的战略研判。我个人觉得就现在的时点来看,有几个现成模式可供参考与借鉴。一个是中国已经开通了欧亚大陆铁路运输线路,在中国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铁路运输经俄罗斯直通到欧洲,这条直通欧洲的铁路大动脉完全可以和日本的货运运输实行有效的联合。日本通往世界的运输渠道只有空运与海运,空运的费用太高,海运的时间太长。如果中国现有的陆路运输大通道和日本能够进行有效的对接,这将为日本的企业节省大量的时间和成本。如果中国的“一带一路”延伸到东南亚和南亚地区,这样的陆上通道给日本带来的效益远远不可估量。二是去年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时提出的中德合作新模式,即中国制造和德国制造连起来成为中德制造,为全世界的生产与消费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服务。这种模式完全可以和日本的企业进行复制和实施,实际上日本在中国的投资企业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了,这样的模式应该进一步深化和推广。三是中国的企业在走向“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有许多的领域是可以和日本企业进行合作的,比如说资源开发、能源开发、矿山、工厂、铁路、公路、基础设施、码头、销售中心和物流中心等的设计、建设、运营管理及人才培训等,中国和日本的企业已经有了许多实际例子。比如说,我们五矿,就有非常强的施工建设队伍,我们在马来西亚、印尼已经与日本企业进行合作了。日本企业参与设计、参与管理,我们参与施工。这种中日企业在海外的合作,应该不是一种临时的关系,而是一种合作共赢的关系。

中日经济交流将出现新的增长点

《日本新华侨报》:中国和日本都在进行经济改革,都在调整自身的经济结构。这也是中日两国自身经济出现新常态的背景。您认为中日两国经济未来交流的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彭卜钢:对,中日两国的经济都在转型。中国的转型可以说是走向更高层次的转型,日本的转型是在高端上更加广泛化的转型。所以,这两个转型并不矛盾,也不应相排斥。

至于未来中日经济交流新的增长点,我个人的预测是这样的。第一,中资和日资都将会向制造业的高端转移。也就是说日本到中国进行投资也好,或者是中国的企业到日本来也好,我们实际上都是要往制造业的高端走。制造业如何走向高端,将是中日经济交流的一个亮点。第二,涉及到对民众服务和消费类投资的方兴未艾,特别是在电子商务领域。日本有亚马逊,中国有阿里巴巴,他们为大众消费服务,并且创新了消费模式,有着非常广阔的合作空间。第三,中国的企业界和金融机构与日本的金融领域合作。这种合作在今年出现了非常好的势头。第四,中资参与日本企业的并购和投资,投资领域将会更加多元化。第五,中日不动产和旅游服务业的合作。中国游客大量进入日本,势必带来一系列服务的变化。中国人在日本购房的增多,也会促进日本的经济发展,同时做到自身财产的保值和增值。但是,我想坦率地说,中国的企业或者个人在日本的购房不应该变成“炒房”,在不动产领域的投资不应成为“投机”。日本在上世纪泡沫经济时代,在这方面已经有很沉重的教训,我们应该汲取的。第六,在医疗养老业中日应有更加广泛的合作。其实,这是真真正正的方兴未艾的行业。日本进入“高龄化”、“少子化”社会,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中国也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学习日本的经验,有利于我们“弯道超车”,双方的合作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