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一位日本老师对中国留学生变化的观察
作者:解言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7/03/10 10:47:21
 

那天,坐在开往日本山口县电视台的车上,福屋老师在驾驶座旁边的CD架上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一盘,接着就对我晃了晃。那是一盘中国创作歌手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不仅是我最喜欢的专辑,此刻还勾起了我悠悠的乡愁。我惊讶地望着他:“您怎么连曲婉婷都知道?”他一脸讳莫如深,对我笑道:“别小看我,我可是研究中国音乐的啊。”

我与福屋老师结缘是在学校的日本文化理解讲座上。初次见面时,他穿了一身深浅不一的绿,却丝毫不显怪异违和,芥末绿色的格纹马甲和相配套的绿色袜子显得格外英伦风度。在我的印象里,日本大学里的老师大多一身正儿八经的深色系西装,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于是,我向中国留学生朋友使了个眼色,悄声说:“这位老师可一点儿都不像日本人,酷极了”。

听自我介绍,得知他是专门研究中国音乐的,对中国流行音乐十分了解,说起曲婉婷和张惠妹头头是道,兴起时口中还会夹杂着一些中文。

那时,我刚到日本,日语讲的不甚流畅,却有着充沛的表达欲,一来二去,我和福屋老师就熟悉起来,开始“日英混杂”式的语言交流,倒也格外有趣。我跟他分享我的困惑:“在中国,被夸奖的时候通常都说‘真是谢谢您’。但是,以日本人过于谦逊的性格,这样回答对方是不是太傲慢?回答‘哪里哪里,没有这回事儿’是不是更合适呢?”他皱起眉头认真思虑半晌,回答我说:“日本人确实有点过谦啊……这样,确实不是什么好事情”,话题一转,又眉飞色舞地说起自己在美国留学时,看到的美国学生的自信劲儿,“有那样自信就好了啊!”他叹气道,“果然,我还是比较喜欢自信的人。”我开玩笑地说,“这话一出口呀,您就不像日本人了。”“这有什么关系,”他潇洒的一挑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最重要嘛。”

福屋老师也的确如同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非主流”——高中毕业后没有参加“应试战争”继续升学,而是专注地学习训练了7年拳击,直至拿到不少拳击比赛冠军以后才进入大学校园,一口气读到博士。博士毕业后,他变身为大学教授。虽说社会地位很高,但福屋老师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选择与音乐公司合作,变成一名“音乐投资人”,追求着把好音乐带给更多人的梦想。

相熟之后,福屋老师邀请我到山口县电视台做节目,讲讲一个中国留学生是怎样看日本的。那天,在演播室里,我们一边听着曲婉婷的歌曲,一边分享着我的新发现。我说,“只要学会三个词,就可以实现和日本女大学生无阻碍交流,您猜猜是哪三个?”他果然对我的问题产生兴趣,答说:“会不会是‘谢谢’、‘对不起’和‘辛苦了’?”我摆摆手,说,“是‘可爱’、‘厉害’、‘完蛋’。”他听完哈哈大笑,末了略有欣慰的看着我感叹道:“现在的中国留学生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仅学业棒脑子聪明,而且连打扮都越来越时尚。从前,我在大学校园里面看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姑娘,一问准是个韩国留学生!现在啊,十有八九都是中国留学生。”作为一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听到福屋老师这样的夸赞,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其实,我曾经听旅日新华侨华人“前辈”们说过,当年,她们在日本大学读书的时候,既忙于学业又要忙于打工,加上那个时候国内也不时兴化妆,她们每天都是素面朝天的。现在呢,现在的中国女留学生个个都把自己打扮得靓靓丽丽,让日本的老师都刮目相看。应该说,这样一个小小的变化,来自于祖国经济的巨大变化。我在感叹于此的同时,也希望自己打扮得越来越漂亮,因为这种漂亮代表着当下的中国留学生,代表着当下的中国。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