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在诸桥辙次的故乡汉诗依旧拥有三千弟子
——访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名誉会长诸桥达人、诸桥辙次纪念馆馆长嘉代隆一 、 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执行委员长佐藤海山
作者:本报总编辑 蒋 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7/04/08 13:22:05
 

诸桥辙次汉诗大会名誉会长诸桥达人

 

诸桥辙次纪念馆馆长嘉代隆一

 

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执行委员长佐藤海山

 

诸桥辙次,对于每一位学习日语的中国人,这四个字都如雷贯耳。作为日本汉学家,诸桥辙次编纂的《大汉和辞典》,至今都是所有汉和(汉日)大辞典里最大、最完善的一部。从企划到完结,包含修订版、检索、辅卷在内,总耗时75年,是一项毋庸置疑的世纪大工程。为了纪念此项成就,诸桥辙次的故乡——日本新潟县三条市,每年都会举办“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面向世界发出复兴汉字文化的呼声。近日,在新潟中国总领事馆的协助下,《日本新华侨报》走进了该纪念馆,采访了诸桥辙次的嫡孙、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名誉会长诸桥达人和诸桥辙次纪念馆馆长嘉代隆一以及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执行委员长佐藤海山。

 

从新澙走出的大汉学家

《日本新华侨报》:据我了解,诸桥辙次纪念馆是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时候,也就是2013年翻新的,到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新澙三条市又被称为“日本汉学之乡”。现在每年来此参观的汉学爱好者们多吗?

嘉代隆一:诸桥辙次纪念馆从1992年开馆,到今年已经满25周年,是为了纪念世界级的汉学家诸桥先生的伟大业绩,在诸桥先生的原住址旁边修建的。在翻新前每年的参观者大致在七千人到八千人。2013年,也就是先生诞辰130周年的时候,我们对纪念馆进行了翻新。翻新后有一万五千多人到馆参观。

诸桥先生出生在这里,他的父亲身为小学教师,教书育人40年,受到学生和当地居民的尊敬与爱戴,在当时被尊称为“训导大人”。诸桥先生本人也十分热爱自己的故乡,时至今日,这里依旧流传着他的美名。

佐藤海山:我补充一点。从幕府末期到昭和时代,日本全国都非常盛行汉学,其中最为著名的地方有三个,其中就包含了新潟县。新澙县的汉学底蕴浓厚,这也是诸桥先生能成为汉学家的因素之一吧。

《日本新华侨报》:我想请教一下诸桥达人先生,有一个汉学家的祖父,家庭教育会不会很严格?从小有没有被要求背诵四书五经之类的中国古籍?

诸桥达人:祖父对我们非常平和,从来不逼我们学习,也不过分溺爱我们。他总是静静地守护我们的成长。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祖父每天固定要在书房里学习两到三个小时,有时候还会边吟诗边在走廊上踱来踱去,或者用蘸上水的大毛笔,在向阳的走廊地面上练习书法。

 

汉诗大会拥有三千弟子

《日本新华侨报》:新澙三条市作为“日本汉学之乡”,有一点令我们中国人十分感动,就是直到今天也在进行汉诗教育,年轻的日本学生自己也能创作出汉诗。

佐藤海山:最初是为了向海外宣传推广诸桥先生的伟绩,纪念馆和我共同商议,看能不能组织一些汉学活动。在新澙县三条市的全面配合下,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成功举办了八届“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

汉诗大会的成员人数不断有变动,现在小、初、高的学生加起来,人数大概在3000左右。新潟县的教育机构们也都非常支持这项活动,也乐意为彰显诸桥先生的伟绩做贡献,所以讲座开展得很是顺利。

嘉代隆一:在汉诗大会的举办过程中,中国驻新潟总领事王华先生、何平先生、孙大刚先生等使领馆人士都给予了我们大力支持,我们在此深表感谢。在中国驻新澙总领馆的带动下,甚至还有从中国远道而来的访日游客,专程到诸桥辙次纪念馆参观,真是令我们感动、感激。

 

“没有汉字日本人将无法生活”

《日本新华侨报》:环顾全球,可以说,日本是最能够理解中国文化的。在两千多年来的中日文化交流史中,汉诗所发挥的影响力不可小觑。汉诗慢慢地被日本吸收、消化,并逐渐演变成了日本现有的文化。然而自二战以后,日本偶尔会出现“废除汉字”的呼吁。作为诸桥辙次博士纪念汉诗大会执行委员长,佐藤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佐藤海山:新潟县出身的前岛密(1835-1919)是明治时代“废除汉字”论的推手之一,但是他本人也创作过汉诗。日本几乎各个时代都有过“废除汉字”的小波澜,不过诸桥先生曾经断言,“汉字是不可能消失的”。所以他会用一生的时间来制作一本《大汉和辞典》,所以即便是九万三千七百多公斤的辞典铅版在大空袭中被毁,他也没有放弃。他说,“这是自己该做的事情。”

《日本新华侨报》:目前日本已经将“常用汉字”归类,今后还会进一步对汉字做管制吗?

佐藤海山:虽然我个人无法改变国家政府,但是我依旧认为,不要对汉字做管制,因为汉字已经深植于日本,没有汉字,日本人将无法生活。

 

汉诗是俳句、川柳的创作基石

《日本新华侨报》:佐藤先生,您在教授“三千弟子”创作汉诗时,有什么感触?汉诗和日本的俳句、川柳有什么联系?在您看来,日本历史上汉诗最拿手的人是谁?

佐藤海山:中国人做诗,估计都是从头开始作,但在教日本学生的时候,我一般是教他们先写结论,从结尾的句子开始创作,把最想说的话留在结尾,孩子们用这种方法学得很开心。

日本江户时代的俳人和写川柳的人,汉学素养都很高,可能因为都在寺子屋和藩校学过。中国有唐诗三百首,日本也流行过选唐诗。不管是与谢芜村还是松尾芭蕉,汉文和汉诗都是他们创作的基石。

我个人认为,汉诗写的最好的日本人是空海,很少有日本人能当场写出离合诗的。无论是森鸥外还是夏目漱石等人的汉诗,我们多少都能读懂几分。但空海的汉诗蕴含了很多宗教哲学,很难透彻地理解。就像中国的诗人王摩诘和白乐天一样,他们的诗词都富含禅意,有着浓厚的宗教色彩。

 

作为历史见证人的诸桥辙次

《日本新华侨报》:在那个当时,像诸桥辙次先生那样留学中国的日本知识分子应该为数不多吧。他在中国有哪些人脉关系?

诸桥达人:祖父是在三菱财团的资助下去中国留学的。他认识三菱财团的第四任总裁岩崎小弥太先生。后来又在编纂《大汉和辞典》的过程中获得了大修馆书店的帮助,由此认识了大修馆书店经理铃木一平先生。然后是讲道馆柔道创始人嘉纳治五郎先生,祖父曾在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现在的筑波大学)任教,当时的校长就是嘉纳先生。

佐藤海山:在1918到1920年的三年间,诸桥辙次先生去了两次中国。第一次是去旅行了几个月,第二次是公费留学。这三年对于诸桥先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

诸桥先生当时的博士研究课题是“中国的大家族制度”。因为这个研究课题,他接触了很多中国的知识分子。其人数之多,质量之高,是其他日本人无法比肩的。诸桥先生在中国留学的那段时间,正值“黎明前的黑暗”,五四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诸桥先生可能本人都没有意识到,他的的确确是那个时代的珍贵的历史见证人。目前中日两国的相关学会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诸桥先生还有很多意外的人脉关系,比如和周树人、周作人两兄弟的往来,以及和鲁迅先生的交往。

诸桥先生当时留学的地方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北京大学,所以和很多新文化运动的主干人物都见过面,比如《新青年》的陈独秀、《文学改良刍议》的胡适等,还有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

以上的交往内容,都被诸桥先生记录在《笔战余尘》一书中。这是诸桥先生与中国学者的笔谈实录,可以说是一级历史资料,还没有全面公开。目前正在三菱财团的研究资助下,由佛教大学的李冬木教授和吉田富夫名誉教授负责资料整理工作,日后有望出版。

我们纪念馆也在整理、调查诸桥先生的遗墨和遗物,今后也会陆续公开,用于一般研究。相信能对推进日中两国的文化事业做出一定的贡献。■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