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人民日报海外版》授权刊登
 
 
 
  打印 关闭窗口
山与水的幸福结合
——庐山三叠泉印象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7/04/17 18:45:51
 

山与水的幸福结合

——庐山三叠泉印象

赵清秀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年04月17日   第 12 版)

庐山三叠泉

来自庐山景区官网

 

山有缘,遇了这水,水有缘,遇了这山,这山这水的幸福结合,生出了至刚至柔的庐山骄子——三叠泉。

天乍阴乍晴,雨时下时停,雾忽合忽开。我艰难地走在几乎是垂直朝下削若悬梯的三叠泉石阶山路上。一边是绝壁,一边是万丈深渊,累累石阶堆砌着,不时变换方向,踏完一叠,转一个弯,又有一叠,形成重叠的“之”字形。开始走,并不觉得累,可不一会儿工夫,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腿有些发软,有些颤抖,每下一级台阶,心脏就咚咚地剧烈敲击,可螺旋向下的山路,却像深不可测的无底洞。

有人面对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中途,叹息了,懊悔了,走了回头路;有人实在不胜脚力,但又不愿留下“不到三叠泉,不算庐山客”的遗憾,不得不求援于轿夫。我这个来自黄河入海口的男子汉,当然“不到黄河不死心”,以极度的虔诚,怀着极大的期冀,竭尽全力,继续走在山路上。

走着走着,隐隐约约地听到连绵不断的泉水冲刷激荡的喧响,这响声虽在远处,在涧底,但它却告诉我,已经进入了三叠泉的声波辐射圈内。声都听见了,路还会太远吗?三叠泉充满活力的呼唤,加快了我行进的脚步。泉水喧腾声越来越大,如天雷震怒,惊天动地。有人喊:“到了!”“到了!”小径转进一道山谷,视觉由阴晦变为明亮,惊世骇俗的大瀑布,雄奇壮美的三叠泉,赫然闯入我的眼帘。

只见从高耸入云的五老峰背,一幅巨大的如帘似练的水幕,冲出绿色的丛林,飞流而下,气势之雄,恰似长江、黄河倒挂。但是,猛地一下,它撞到了半山的巨岩,破口悬飞,如云喷薄,似雪飘铺,像鹭翻飞,整个看去又像一只巨大的白孔雀,抖动圣洁的翅翎。此时的三叠泉怒吼着,更加狂暴地冲将下去。没想到半道上又撞到第二道石嶂,它再也压抑不住,狂呼乱跳一阵,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敢死队”,拼命再度冲下,决意要与山崖作一次最后的冲杀。此刻的三叠泉,又像一支巨大的排箫,千窍万孔齐喷涌,挟带着雷霆,冲进深不可测的峡谷龙潭,发出填满峡谷、填满苍穹的巨响,震得地颤谷摇,飞迸出千万支银色水箭,每支水箭又被空谷惊风撕扯成亿万点水滴,“如百幅冰绡,摇曳空中,又如万斛明珠,从天倾泻”。继而,散而复聚,义无反顾地落入龙潭,在绿如整块碧玉的深潭里,激起雪浪千层,四处抛洒,卷起漩涡无数,上下翻腾。“气犹未息”,又像银蛇,冲出龙潭,顺着山涧沟壑浩荡而去,奔腾之声,不绝于耳。正像古代文人墨客们所描绘的:“泉从天落,长与山齐”“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玉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散珠喷雪,真天下绝景!”“飘者如絮,断者如雾,缀者如旒,挂者如帘,散入崖足,森然四垂,涌如沸汤,奔如跳鹭,其声则蕴隆之候,风掀电驰,霆震四击,轰轰不绝,又如昆阳巨鹿之战,万人鸣鼓,瓦缶相应,真天下第一伟观也。”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