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中日外交应该敞开胸襟
——访日本众议院外务委员长、众议员中山泰秀
作者:本报总编辑 蒋 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8/04/23 18:29:06
 

在日本政坛,有很多世代传承的政治家族。这些家族中,有“祖孙首相”“父子阁僚”等各种组合,但是大多以家族中的男性成员为主。而日本众议院议员中山泰秀,不仅祖父、父亲、伯父都做过议员,祖母还是日本首位女性内阁大臣,可谓“名门中的名门”。出生于这种家庭的中山泰秀,为了家族荣誉努力奋斗,在政坛取得了很高的声望,是日本政坛上少见的名门之秀。

踏入政坛后,中山泰秀多次访华,与中国政府首脑进行深入交流,对中日外交问题,特别是两国文化交流拥有很多独到见解。近日,记者在东京对他进行了专访。

 

 

作为日本政府高官首次访问南京

《日本新华侨报》:您访问过中国吗?

中山泰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得到了作为日本政府高官首次访问南京的机会。那是2007年,我担任外务省政务官的时候,新日中友好21世纪委员会委员石川好先生希望我前往南京,在日本与江苏省友好交流活动中致辞。石川先生说,“二战后,还没有日本的内阁大臣、副大臣及政务官访问南京,请您一定去。”我马上指示秘书,就此事在外务省内进行协商。结果,很多干部说“您不要去”。

其中当然是有原因的。我的父亲中山正晖是组建青岚会、反对《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的五名政治家之一。外务省的干部认为,如果我前往中国并进行演说,日中关系会因此而恶化。但是,我还是与当时的外务省中国•蒙古课课长秋叶刚男进行商量。秋叶说:“我明白了,我来调整。”最后,我前往南京,活动取得了巨大成功。这是一段非常难忘的记忆。

《日本新华侨报》:大学毕业后,您放弃了大型企业的工作,25岁就进入政界挑战。这是受了家庭的影响吗?

中山泰秀:如果说没有受到家庭的影响,那是胡说。我的祖父中山福藏二战前是大阪的一名律师。1932年,他首次当选了众议院议员。我的祖母13岁就前往美国留学,24岁时从俄亥俄州的俄亥俄威斯理大学毕业后回到日本。二战后,日本第二次承认妇女参政权,祖母于1947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1951年,吉田茂签订《旧金山合约》时,祖母就在其中做了很多工作。这不仅是祖母的外语能力,作为政治家,她也备受信赖。

祖父与祖母有两个儿子:伯父太郎与我的父亲中山正晖。所以,我也遗传了为日本及日本国民努力奉献的DNA。

我记得,父亲担任邮政大臣时(1987—1988年),正是中日恢复邦交15周年之际。根据当时竹下首相的指示,父亲以ODA援助的形式,将上海与天津之间的光钎、60万个电话号码提供给中国。当时,中国政府的邮电部长是杨泰芳。所以,父亲与中国有着这样一段经历。

现在,我则以国家的治安、外交、防卫、教育4个主题为基轴,作为国会议员参与各种政治活动。

 

在广岛建立联合国亚太总部

《日本新华侨报》:对于日本修改宪法,各界有着各种意见。安倍首相说“如果修改宪法日本将更加和平”,您怎么看?

中山泰秀:我们先从汉字的解释来看。“武士”的“武”字,是由“戈”与“止”两个汉字构成的。也就是说,“不让自己的戈染血,以止住对方的戈”。这是“武”的意义。此外,“和平”与“幽灵”虽然是自古传下来的词语,但是现实中很少有人真正能把握这两个词的意义。如果脱离了“幽灵”,只提倡“和平”是没有用的。所以,在各个层面上时刻保持追求和平的紧迫感,才能真正实现和平。

我作为政治家的最终目标是,不久的将来在广岛建立联合国的亚洲太平洋总部。我们知道,日本的广岛、长崎都遭受过核武器袭击,日本也是唯一遭受过核武器袭击的国家。

现在,联合国还没有亚洲太平洋总部。日本承担了联合国很大一部分费用,在财政上也积极做着贡献。所以,如果联合国能够在广岛建立亚洲太平洋总部,全世界的人们就能聚集在广岛,讨论减少、废除核武器等问题,这是我的梦想。现在,我们已经组建了实现这一目标的议员联盟。我家乡的《中国新闻》也用一个整版做了介绍。

《日本新华侨报》:确实,日本在和平方面的提案不少。

中山泰秀:美国总统在演讲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国徽,里面的老鹰左右脚分别抓着一个东西。一只脚抓着的是箭,还有一只脚抓着的是橄榄枝。箭代表着战争,橄榄枝代表着和平。也就是说,美国要表达:“如果你想战争,我们就用武力对应。如果你想和平,我们就伸出橄榄枝推进和平。”所以,国家之间都要根据彼此反应做出应对。中国也好,美国也好,都是如此。

 

 

中国正在成为与美国对等的国家

《日本新华侨报》:现在,中日之间的外交,信赖关系好像正在减弱,怎样才能恢复这种信赖关系。

中山泰秀:我认为应该采用二阶俊博先生的“二阶方式”。除了不断加强彼此间的沟通与交往,别无他法。日中两国应该敞开胸襟。特别是我们这一代应该为了子孙后代推动时针不断向前进,千万不能让时针反而倒退。

2017年12月,我与二阶先生一起去中国时,见到了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国务委员杨洁篪、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唐家璇、外交部长王毅。在与他们的各种交谈中,我发现了一个共通的关键词。这就是“希望看到发挥更多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回到日本后,我在现场直播的电台节目《中山泰秀的YASTRADAMUS》中介绍了访华的情况,并提出“看到了USC”,也就是“中华合众国”的意思。

现在,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大国,已经拥有了力量。上世纪90年代,曾经有专家及媒体提出 “日本超越”。虽然那是美国对日本关心度很低的时代,但还是出现了这样的说法。美国还曾经越过日本,直接关注中国。发展与衰退交织的当今世界,中国是实现了巨大发展的国家。应该怎么看待现在的中国。通过对习近平主席工作过的福建省的访问,我有点感觉到了现在的美国怎么看待中国。

从地缘政治学的观点来看,东边是“美利坚合众国”,西边是“中华合众国”,日本究竟应该如何自处,是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让健康福祉成为日中文化交流的一部分

《日本新华侨报》:刚才您说到了议员联盟的事情。我觉得,今后在与中国相关的健康福祉、医疗领域建立一个中日健康福祉议员联盟是非常好的事情。习近平主席最近提出了“健康大国”的方针,日本作为老龄化大国,在这方面有很多可以交流的地方。中国方面也希望建立这样一种关系。

中山泰秀:我完全赞同。日中之间目前确实横亘着不少问题,对立的地方也很多。我作为日本政治家,有时候自然会对中国发表一些意见。但是,说到日中文化交流事业,我却是完全支持的。因为文化可以对两国民众的交流起到全面深化的作用。文化交流可以让两国国民不用卷入政治问题。

其次就是健康福祉方面的交流。现在,我有一个顾问叫山野正义。他正在尽力打造“美龄学”体系。这是一门打造美好人生与社会的学问,美国的南加州大学正在向世界普及。大阪大学的星野俊也老师经过我的介绍,在大阪大学也开展了推进“美龄学”的研究。如果将这门学问融入文化交流事业中去,将会非常有趣。2025大阪世界博览会也将这作为了重要课题。从人类生命及活法的角度来看,让民众健康长寿是世界各国共同的愿望。

《日本新华侨报》:您去过深圳吗?

中山泰秀:通过从事日中漫画友好交流事业的池田先生,我曾经去过深圳。他在上海从事媒体及商务交流事业,雇佣了很多中国人,目前正在进一步推进相关事业。我的朋友中,他可能是最精通中国社会的人。池田先生开展的事业以日本动漫与游戏为中心,考虑到日中之间的未来,他还在推动日本制作中国青少年喜欢的动漫及游戏。我认为,这是非常独特的想法。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日中青少年将因为同一款漫画及游戏拥有共同的话题。

《日本新华侨报》:漫画和游戏确实有这个作用。日本拥有16名诺贝尔奖获奖者。中国的大学也在考虑建立日本诺贝尔奖中心这样的机构,希望您也支持这样的事业。

中山泰秀:确实。中国的大学在软件、创新、启动项目上拥有巨大的力量,而且决策果断,拥有很高的执行力。如果世界各国能建立起完善的知识产权体系,中国想建立诺贝尔奖中心,我应该能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与支持。

 

 

采访后记:采访结束后,记者请中山泰秀赠言留念。他挥毫泼墨,写下了“明哲保身”四个大字。这个词在日语中的意思是尊重规律,并按照这些规律去为人处事。记者相信,曾经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为“良种马”的中山泰秀,也将如骏马一般驰骋在中日之间,并奔向亚洲甚至世界。
 
   
   
 
   
?w?Z IT ?s???Y?? ???H?? ???s?? ?@???E?s?? ??Z
?^?A?? ??M?? ?l??h????? ??AE???N ????? ??y?? ???????? ??? ????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171-0014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池袋2丁目47番5号池袋オンダビル4F
??:代表 03-3980-6635 ??部 03-3980-6639 ??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c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شات جو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