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黄帝内经》必须走向世界
——访世界《黄帝内经》文化促进会会长、《黄帝内经》研究学者王寅教授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8/10/17 16:34:11
 

2018年9月,中国著名的《黄帝内经》研究学者王寅教授携其著作《解读黄帝内经》的日文版访日,给日本的学术界、政经界以巨大的惊喜和震撼。日本东京大学、日本公立首都大学、日本帝京大学等著名学府邀请王寅教授座谈交流,举办仪式接受《解读黄帝内经》的日文版赠书。日本第76、77任首相海部俊树、第91任首相福田康夫、第93任首相鸠山由纪夫也在东京接见了王寅教授,高度赞扬了他为日本民众学习了解、研究借鉴《黄帝内经》,共享中华文明成果提供了宝贵机会。日本总务副大臣兼内阁府副大臣松下新平还亲自陪同王寅教授一行参观日本国会。

王寅教授及其译作在日本各界所受到的热烈欢迎,事实上就是中华文化传承者在海外“讲好中国故事”的成功典范和摹本,堪为我们借鉴。为此,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和《日本新华侨报》记者联袂采访了王寅教授。

 

《黄帝内经》能为世界和平提供理论依据

《日本新华侨报》:在中国当代人心中,《黄帝内经》是最早的中医学理论书籍,甚至遥远的有些不可触摸了。在今天中国进入新时代的背景下,您如此用力的研究、推介《黄帝内经》的目的是什么?

王寅:《黄帝内经》乃中国文化哲学体系之根,是中国传统文化之本。常有外国学者主张,中国只有哲学思想没有哲学体系。但是作为一个拥有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早在古代就形成了一套对宇宙、对天地,包括对人怎么活于天地之间的哲学体系,而这一切的定律与法则,都藏在《黄帝内经》里。

《黄帝内经》承载着我们中华文明,是我们文化的根本,我们后世的文化其实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以《黄帝内经》用于医就是中医,用于打战就是《孙子兵法》,用于做人就是《论语》,用于感悟天地就是《道德经》,因此道家又被称为“黄老之说”,即以《黄帝内经》为基础,以《道德经》思想为体系建立起来的。

如今中国大国崛起,巨龙昂首,令很多东西方国家感到畏惧,甚至产生了“中国威胁论”。为什么要研究、推介、翻译《黄帝内经》,因为它能够在今天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认识和理解,加强中国与世界的良好互动。

能读懂《黄帝内经》,就能了解中国人的思维和需求,了解我们中国是通过修内来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对外奢求,了解我们求同存异,与宇宙万物和谐共生的理念。所以无论是日本人还是美国人根本没必要对中国感到担心。我认为,《黄帝内经》能为世界和平提供一套理论依据,将《黄帝内经》翻译成日文只是我的第一步,今后还会翻译成英文。

 

《黄帝内经》是研究中医的理论基础

《日本新华侨报》:您刚才也提到了《黄帝内经》与中医的关系。中共十九大以后,中国已经描绘出一幅“健康中国”的路线图。您认为《黄帝内经》在“健康中国”的建设中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王寅:所谓大医治国,中医治人,小医治病:君王治理国家安定民族团结,医生调节人的身体疗愈疾病创伤,个人进行自愈学会养生保健,通通都可以从《黄帝内经》里找到方法。

中国在近现代引入了西方医学体系。西方医疗体系是建立在解剖学和微生物学的物质实验基础上的,认为病源来自外界,所谓病从口入。而中医的理论基础则是病由心造,也就是说是情绪造成了所有的问题。为什么叫《黄帝内经》?内就是解决我们心为统摄下的五脏六腑的情绪问题。

中国的世界观是以阴阳五行系统为基础建立的体系,而西方是科学系统,是以物质、实验、实证、逻辑推理判断来建立的一套理论体系。用《黄帝内经》来看世界的话,西方研究的是阳的部分,东方研究的是阴的部分。这之间并没有矛盾,阴阳互补本就是一个整体。因此很多西方科学无法治愈的病,东方可以治愈,东方治愈不了的病,在西方或许有办法。

中医有长生不老之说,但所谓长生不老不是永生不死,而是让生命活得长,不老是指帮助我们保持年轻的状态。这些都是中医的精华,完全可以在推助“健康中国”领域里一展身手。

现在所谓的大健康几乎都是西医为主,西方的检测手段和药物系统,还有基因检测系统,干细胞修复系统。为什么没有中医呢?因为中医的标准跟西方不同,西医用解剖学的方法无法研究中医。比如说中医里人是有经络系统的,然而西方的手术刀找不到我们的经络系统,于是就不认可中医。那么如何用科学的手法来研究、验证中医呢,《黄帝内经》恰恰是研究中医的一个理论基础。

 

《黄帝内经》有助于中日两国和平发展

《日本新华侨报》:日本作为中国的邻国,特别是作为中华文化的演绎者,对《黄帝内经》也是比较重视的,甚至把它奉为“国宝”。《黄帝内经》东传日本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故事。在您看来,日本对《黄帝内经》的研究,与中国有什么不同?

王寅:日本其实一直没有中断的研究中医和《黄帝内经》,但是研究的角度与中国不同。中国研究《黄帝内经》,真正是研究它的内和我们人的生命和气血的关系。

任何一种声音的传播和文化的出口,都要找到最先需要和最能理解它的人与社会来接受和接纳。日本是通过学习、借鉴中国才建立起来自己的文化,而我们中国文化的源头恰恰在《黄帝内经》。

我希望《黄帝内经》的日文版进入日本社会后,能够为日本的学者提供大格局的眼光,希望他们能从《黄帝内经》里看到中国文化和日本文化的源起与共荣,达到中日两国和平发展友好共存的目的。

大概是在4年前,我前来日本进行学术交流,见到过鸠山由纪夫先生。他反复地对我说,“像《黄帝内经》这样古老的书,要是我能尽快看到日文版就太好了。”此次到访,当我把一整套日文版赠送给鸠山由纪夫先生时,他非常的高兴,并且携妻子一起安排了会谈。鸠山幸子夫人也是中国文化的爱好者。

日本前首相海部俊树先生和福田康夫先生也接受了赠书。海部俊树先生更特别从医院回到前首相办公室接受赠书并交流。最让我感动的是日中友好会馆的会长江田五月先生。他为了接受赠书交流思想,竟然不顾年迈乘坐四个半小时的新干线从冈山专程赶到了东京。从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日本社会对于《黄帝内经》的认可和重视程度。

 

《黄帝内经》有助于全世界读懂中国

《日本新华侨报》:如今,海外的华侨华人都在努力“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好声音”。您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怎样做好《黄帝内经》的海外传播呢?

王寅:外国学者在研究中国的思想时有一个误区,以为我们文化的成熟期在老庄、孔孟的时代,所以他们说中国没有哲学体系,只有哲学思想,认为中国的哲学思想都是碎片化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在先秦之前我们中国已经有一套完整的哲学体系,《黄帝内经》就是证据。

但由于《黄帝内经》高深难懂,一直以来虽然也有发行外文译本,但由于文化的不同,外国学者目前只能研究从《黄帝内经》衍生出的各个支脉和流派。这次我首先推出了《黄帝内经》的日文版,今后还会推出英文版,就是希望告诉全世界:我们中国有哲学体系,我们是整体思考的格局;我们跟任何民族、种族、国家的交往都遵循自然法则;我们会尊重你们的习惯、习俗以及整个国家民族的根基;我们中国只有王道没有霸道;我们是向内求自省的国家,而不是对外搞扩张的国家。

我有信心,海外国家在学习理解了《黄帝内经》后,不会再鼓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这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黄帝内经》必须走向世界,发挥积极作用的首要目的,它能有助于全世界人民读懂中国。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