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我站在瞿秋白纪念馆外追思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8/11/07 18:38:20
 

不大的常州古城,名士云集,多少风流人物曾出没其中,单单是青果巷一带,就有赵元任、史良、盛宣怀、刘国钧等人的故居或纪念馆。这其中,最不可错过的、最令常州人骄傲的,恐怕要算瞿秋白故居。瞿秋白是常州三杰之一,是常州人的骄傲,是江南才子兼具才情与傲骨的典型剪影。

数年前,我读过著名新闻人梁衡的《觅渡,觅渡,渡何处》。在纪念瞿秋白的文章里,这篇算是顶上级的了。明明有珠玉在前,却偏偏要班门弄斧,并非我轻狂自大,实在是因为对于瞿秋白的人格品行学问才识,有太多太多想要说的话。进入纪念馆,迎面看到瞿秋白的雕像,与他对视,更觉胸中有千言万语不吐不快。隽秀的五官,矜贵的气质,分明是那喀索斯一般纤弱秀气的璧玉人物,却要像普罗米修斯一样奉献出自己肉身传播火种与希望,虽万死而不辞,在他文弱的胸膛内蕴藏着无尽的能量和无穷的火焰。“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云梢”,故居纪念馆内镌刻着瞿秋白的诗句,述说着他的人生志向,敢为天下先,将种子播撒,让春色满人间。

“秋之白华”,优美纯真如《诗经》里的句子,是瞿秋白为他的妻子杨之华治的一方印。近年来,瞿秋白与杨之华的爱情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不久之前还拍成了电影。很长一段时间,爱情似乎站到革命者的反面,革命者必须有钢铁般的意志,不谈感情不提家庭。庆幸我们的革命者终于从“神界”回到了“人间”,他们也如我们一样具有人类普遍的感情,只是他们比我们更勇敢,牺牲了自己的感情、家庭甚至生命来实现更多数人的幸福。我们纪念他们,因为他们将对情感的追求,升华为对自我实现的追求,这是人生的最高等级,是许多人无法达到的高度。

1935年,瞿秋白在福建被捕,作为中共早期领导人,掌握大量机密的瞿秋白没有泄漏过任何讯息。蒋介石要杀瞿秋白,看押他的,是国民党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听过瞿秋白的演讲,读过瞿秋白的书,敬佩他的才学,给他宽松的待遇,帮他弄书,为他延医,也就是在这段囚徒生活中,瞿秋白写出了那部后来引来无数质疑的《多余的话》。

瞿秋白是一个真诚的人,一位诗人,一个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临近生命的终点,他希望完成一次人格的升化,他决定直面自己。他在《多余的话》中交代,死后遗体提供医学解剖,其实,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已经亲自动手将自己解剖。瞿秋白回忆了自己的一生,没有气壮山河的表决心述理想,只有一位诗人的困惑和求索。“我留恋什么?我最爱的人……我还留恋什么?这美丽世界的欣欣向荣的儿童,‘我的’女儿,以及一切幸福的孩子们。”他所奋斗终生的,他所依依不舍的,是他最亲近的人,是一切美好的事物,生命的希望。人同此心,情同此理,推己及人,我们不会因为革命者流露出的感情而轻视他。

这部原本不应该面世的“解剖报告”,在宋希濂的影响下保留下来。后来,这部由国民党保存下来的《多余的话》让瞿秋白慷慨赴义的革命者形象受到质疑,我忍不住想,宋希濂所谓的惜才之心,究竟是帮了瞿秋白,还是害了他?我想到了卢梭。卢梭在他的晚年开始写《忏悔录》,他辞世之时外界疯传他已经精神错乱。《忏悔录》在卢梭死后四年才陆续出版,这本自我解剖之书为他带来“丑闻式的成功”,让读者用几百年的时间讨论他。

1935年6月18日,行刑。瞿秋白提出了两个要求:不能跪着死和不能打头。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一个自始至终追求完美的人,一位诗意的人,一位不容自己有一点道德瑕疵的人。我想,我理解了他为什么要留下这些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多余的话”。今天的我们还在讨论他,因为我们没有他的勇敢,没有他的肝胆相照。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