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医疗直通车
 
 
 
  打印 关闭窗口
关于贺建奎事件,我们为什么要强调生命科学伦理?
作者:乔聚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8/12/25 16:57:25
 

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宣称,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对双胞胎出生后将能抵抗艾滋病。该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相关机构的质疑和强烈谴责,基因编辑和伦理问题被人们广泛关注。

就有关问题,《日本新华侨报》记者采访了旅日医药学专家、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伦理审查委员会常务理事汪先恩博士。

 《日本新华侨报》:什么是生命科学伦理?

汪先恩:人是群居动物,为了防止个人行为对别人或群体产生危害,就需要行为规范,行为规范包括道德、伦理和法律。道德是倡导的内容,伦理是自觉遵守的界限,法律是强制执行的最低伦理。任何行业都有伦理,涉及到生命科学的规范指针,叫生命科学伦理,更加严格。

 

《日本新华侨报》:生命科学伦理和医师伦理是一回事吗?

汪先恩:最早只有医师伦理,西方的代表是希波克拉底誓言,东方的代表是孙思邈的主张,孙思邈主要讲临床上的医德问题,为医要有恻隐之心,要一视同仁,“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二战时纳粹和日本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战后人们开始呼吁医学伦理;近年由于技术的进步,如细胞技术和试管婴儿技术等,就有了生命医学伦理问题;生命科学的研究往往超出临床的范围,如克隆技术和基因编码技术等,于是就需要更加严格的伦理指针。

 

《日本新华侨报》:今年NHK披露了731部队的人体实验,有人把贺建奎的行为比作731。您认为这恰当吗?

汪先恩:当时日本全面向德国学习,纳粹做过的人体实验,731部队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毒气实验,断种实验,枪弹实验,冻伤实验,性病病菌感染实验,婴儿冻死实验,高空实验,活体解剖实验等。1945年九州大学还把8名美军俘虏活体解剖了。实验方法上也讲究科学设计,如观察人只喝水能活多少天,分两组,一组喝普通水,另一组喝蒸馏水,比较喝那种水饿死得更快,统计结果是喝蒸馏水的死得快。这些研究有科学性但毫无人性。这些反人类的实验只影响被实验的个体,不会涉及人类基因,而贺的实验会污染人类基因,虽然对实验者并不残忍。

 

《日本新华侨报》:有人认为贺建奎的行为源于中国伦理意识淡薄,您怎么看?

汪先恩:11月在广州参加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年会,感到熊宁宁会长他们的工作做得很仔细,中医药临床研究都有严格的指针。生命科学临床和研究的指针更严,这次的事件主要是个人缺乏伦理素质,被基因经济搞昏了头,加上监管不严造成的。

 

《日本新华侨报》:基因编辑婴儿受谴责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汪先恩:法规方面不想评价,单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完全没有必要性但有危害性。

 

《日本新华侨报》:贺建奎主张敲掉CCR5 基因是为了防艾滋病。

汪先恩:这好比犯罪分子是乘高铁来的,你就把高铁或高铁站敲掉。艾滋病毒主要侵犯淋巴细胞,一般生殖细胞里没有艾滋病毒,只要把控生殖细胞,采取体外受精等方法,艾滋病阳性者一样可以生出不感染艾滋病的孩子;CCR5基因只是艾滋病毒感染的一扇门,敲掉CCR5基因,不等于不会感染艾滋病;CCR5功能很多,好多未知,将来隐性或显性出现什么疾病难以预料;同时存在把CCR5近处的其他基因误敲掉的脱靶风险,后患无穷。

 

《日本新华侨报》:应该如何对待基因编辑儿童?

汪先恩:首先要组织专家跟踪,既要保护孩子的权益又要防止人工编辑基因的扩散,需要长期观察,特别是了解疾病的发生,必要时将来或采取限制生育等措施。

 

《日本新华侨报》:您如何看待基因研究?

汪先恩:1842年发现细胞核里有着色的染色体,后来发现染色体上有遗传密码的DNA,2000年之后人类基因组测序基本完成,但绝大部分基因的功能并没有搞清楚,知道的也基本是片面的知识。因此,现阶段,基因科学应不断研究,其技术可有条件地用于治疗某个个体的疾病,但不能用于造人,不能污染人类本来的基因库。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