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人民日报海外版》授权刊登
 
 
 
  打印 关闭窗口
雪花飘 迎春来
作者:辛 铭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9/02/01 10:31:18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2月01日   第 12 版)

 

新疆天山天池冬景

来自网络

 

坐在自家的书房里,我喜欢像油灯一样的灯光。在这样柔和的灯光下,我看着乌鲁木齐21时以后的夜晚。你会看见那些绒绒的像鹅毛或是羊毛一样的雪花纷纷扬扬飘着,生怕磕碰着冬日里冻僵了的大地。我推开窗户,吸了一口凉气,不觉冷,很爽。有一些雪花会飘进窗户,会落在我的脸颊上,顺着我的脸颊缓缓地流淌,不忍心将这一片片的雪花抹掉,直到流进我的嘴巴里,爽爽的,甜甜的……

坐在油灯一样的光里,我心中生长出怀念,禁不住涌满了丝丝缕缕的牵挂,热切的目光里闪烁着爱与思念的泪水,那是渴望获得快乐的泪水,即使会有些许悲伤,也能感受到那一滴打在心房的泪是我最大的慰藉。

从冬至到元旦,我一直在乌鲁木齐,雪花一直在飘。天山南北辽阔的新疆大地上,到处都洋溢着年的气息。我真的很想回故乡看看,但又怕离开时道一声“珍重”。那样的话,我会潸然泪下。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会时时刻刻把故乡装进心田,怀揣着故乡,一天一天地想,一月一月地念,一年一年守望着,一辈子祝福着。

如果我把故乡当作一首诗或者一篇散文的话,我是不是就应该披挂着白雪皑皑为雪而沉寂呢?从河西走廊出发,我走过了54年。我凝视那盘旋飞舞的雪花,是那么干净、明亮。我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度过了54个春秋,只想写个小说,写篇散文,到现在都没能写出来,也只能写诗。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祖国和人民。

我的目光盯着正在飘落的雪。我穿过飘落的雪,穿过故乡河西走廊,从人群中穿过,穿过冷漠而熟悉的人,穿过陌生而热情的人,脸颊上有汗水,有泪水,有长了记性后的微笑。我坐在自家的书房里,从漫天飞舞飘落的雪花里看见雪,看见春光,每一片雪花都是生动的春华。迢望远处,远一点是博格达雪峰。我有对平安与快乐的祝福,有对无限春光的希冀,有对攀登文艺高峰的信念。倚着窗户,望着辽阔的天,我看见你站在油灯一样的光里望着我,我能闻到你身上散发的菊香。现在我在你的注视下写诗,写《雪花飘,菊香飘》,所有写下的文字里就有雪花的韵律,就有菊香的韵味。

今夜,掐指一算,离过年不远了。我还要继续在雪花中赶路,很迫切,因为快要过年了。你瞧,今夜的月亮是上弦的月,过个几日便下弦月了。依我看,我们无需期许月圆月缺。我仍然看见油灯一样的光下,那橘色的菊花,一瓣一瓣的菊花,盛开着,气味芳香。别把脚步声弄得太大,可以踮着脚尖走在雪地上,别去惊扰那一片雪花,或者,就让那片长得像绒毛的雪花将春天唤醒。

我在北方的冰天雪地上,在祖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中,有一个美丽而又诗意的梦。我希望自己能够为了精神的富裕,以虔诚的纯真的文字书写新时代崭新的精神风貌,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汲取养分,捧出金灿灿的果实。那是一个诗人对国家和民族的一颗赤子之心,一种深挚的人文情怀,一种永不忘怀,永不割舍的家国情怀。

现在,我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路上听见悠扬的唢呐声,那吹出的第一声,就能震天动地,那些音符在雪花中,仿佛被雪花的魔力给迷住了。我在今夜的大雪天,穿过河西走廊故乡。你知道我走的不会太远,因为视野还不够宽大,或者,不管走了多远,会觉着雪中的世界有些孤单,会在孤单中觉出寂静,会在寂静中感受孤独,会觉着雪中的世界在不断加厚增长,会在继续行走的脚步声中叩问:一片雪花从天上飘下,需要多长时间,一粒雪花在大地上融化需要几个春天。所以,我想到处走走,看一看,把整个世界都瞧一瞧,听着这个世界的声音,看着这个世界的色彩,在一片片的雪花里闻见菊香的味道,在新年朗朗的笑声里,在爆竹声里,在闪烁的泪花里,期待春回大地,看见鲜花绽放,在千百年的从未改变的时辰数着10秒下的钟声,迎接荣耀的中国节日——春节。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