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在福岛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2/27 13:50:42
 

 

在日本华文媒体工作多年,我曾经接触、采访过各种各样的在日本的中国人。这其中,有一种人我颇为敬佩,他们就是那些从中国人研修生转型为中国人留学生的年轻人。这样的年轻人,我到目前具体接触到三位。一位是《日本新华侨报》女员工的丈夫,一位是曾在《日本新华侨报》实习过的毕业自拓殖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还有一位就是现在福岛大学经济经营学部三年级学习的刘旭彬同学。

他们都曾在日本做过两到三年的中国人研修生,对日本社会有了一定了解。他们又都是回国以后再次进入日本,把自己当年辛辛苦苦赚到的“苦力钱”作为学费“贡献”给日本的大学,让自己成为中国留学生。我要为这种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的中国年轻人点赞!

不久前,在中日媒体民间对话会上,我听到日本《读卖新闻》一位记者介绍当年一些日本战争遗孤从中国回到日本艰辛打拼,现在他们的后代长大后有不少又回到了中国。他们是中日两国之间的纽带。这位记者认为中国的媒体缺乏对他们的关注。当场,我也做了这样的建议:“不要认为中国研修生都是廉价劳动力,以为他们都是为了赚钱而到日本的。他们当中有的人归国后又拿着辛苦钱回到日本读书学习。日本媒体也应该关注、宣传这样的中国人。”

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日本媒体能关注到这一人数不多的特殊群体,也曾把一名从中国研修生转型为中国留学生的年轻人介绍给日本的BS—TBS电视台,并配合他们拍摄了一档专题节目。这里,我更想进一步介绍一下在福岛大学留学的刘旭彬同学。

刘旭彬是山东青岛人,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于2010年1月11日到日本,做了三年机械加工领域的中国研修生。他白天工作,晚上自学日语,在2013年1月17日回国前,就已经达到日语二级水平。一年半后的2014年7月16日,他又以中国留学生的身份飞赴日本。

在访谈中我注意到,刘旭彬把自己第一次和第二次到日本的日期都记得非常清楚,就仿佛是自己的另一个生日一般。他还告诉我,因为自己做过研修生,所以找语言学校办理留学的时候碰过钉子,被质疑“留学动机不纯”。我想,如果日本政府部门有机会切实接触、了解一下这些从研修生转型做留学生的中国年轻人群体,在政策上大概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当中国年轻人的意识已经发生重大转变的今天,日本不能总用老眼光看问题。

受鲁迅先生的影响,刘旭彬选择的语言学校在仙台。“仙台是一个市镇,并不大,冬天冷得利害”。他记得《藤野先生》里的这句话,也做好了冬天会冷得睡不着觉的心理准备。没料想,7月份去的那个晚上却被热的睡不着觉。后来他跟房东商量,“我肯定在这里住两年,给我安个空调吧。”有了空调,冬暖夏凉,他竟是再也没机会感受鲁迅先生一边挨冻一边还要防止蚊子叮咬的痛苦。

在语言学校期间,刘旭彬的日语老师是福岛县人,经常带着留学生们一起吃饭、喝酒,相处起来如同朋友一般轻松愉快。他也常去邻近的福岛玩儿,尤其喜欢历史名城会津,还在当地的民宿体验过日本农家生活。出于对日本东北地区的熟悉和喜欢,刘旭彬报考大学时选择了距离仙台比较近的日本国立大学——福岛大学。身为留学生,只要有申请,福岛大学第一年的学费是可以全免的。目前,他每个月还能拿到3万日元的奖学金,而且正准备申请一个月10万日元的奖学金。

 

刘旭彬平时住校,周末要到一家711的便利店打工。据他观察发现,经历了地震、海啸、核事故后,福岛的经济还有望比从前更好。目前受灾的公共土木设施中,已有98%的修复工程破土动工。“几万名建筑工人到福岛工作,他们下班后也要买东西、吃东西、喝酒,这个消费量是很大的。还有很多外来人口在福岛定居,我们学校都要开设新专业扩招学生了。”

目前福岛大学加上短期交换生在内,共有50名左右的中国留学生。然而刘旭彬没能体验到鲁迅先生那“物以稀为贵”的“殊荣”。“我的同学里有一半都是福岛当地人,他们也不谈论核辐射的问题,也没有那种觉得福岛不好的劣等感,,所以我一个中国留学生选择到福岛大学,对于他们来说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为什么不谈论核辐射?是不愿意说吗?”我忍不住追问。“不是,他们有安全感,不是因为在意而不愿意去提,而是因为不在意所以不提,这我在聊天中能感觉到。当你问起他们,他们也会跟你说的,不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其实,如果中国山东发生核事故,外地人再怎么说山东不好,我也不会因此离开山东的。这种感情大家都是一样的。” 的确,这是深植在每个人心中的家乡爱,这种对家乡的感情是人的共性,也是天灾面前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体现。

福岛大学常组织学生们去摘苹果、摘草莓、打桃子。刘旭彬每次都会参加,他觉得校方是在以这种方式侧面宣传福岛环境生态安全和农林食品安全。

在福岛大学的国际交流中心里,我还见到了来自中国内蒙古的呼斯楞。他和刘旭彬一样,也是经济经营学部的大三学生。呼斯楞是在高三的毕业季突然萌生了要到日本留学的念头,在其他同学都跟书山学海没日没夜的苦斗时,他一个人默默自学起了日语,后来即便考上了河北大学,也还是选择了留学日本。

呼斯楞选择福岛大学,是因为这是一所国立大学,而且他听说这是日本最早拥有经济学部的大学。当我问到他有没有因为“福岛”这两个字踌躇时,他的回答很是有趣。“福岛不是还有人住吗?有人住就说明没问题。大学里也有选修课,专门告诉大家核辐射是什么。我觉得,与其担心空气中的核辐射,人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二手烟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呼斯楞打工的地方,是一家旋转寿司店。“我接触的客人里,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些水产品产自何处。我感觉他们有一种默认,就是能摆在桌子上的东西就一定是安全的。”

在福岛大学的教学楼入口处,有一个每天测量辐射值的大显示屏,上面显示的是当天的辐射量。对此认真观察,已经成为了这两名中国留学生生活的一部分。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